伊人追剧

  • 伊人追剧-伊人追剧-高清电影电视剧在线播放

    生命在于运动,自强不息
  • 伊人追剧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
  • 伊人追剧 > 法律常识 >

    演绎法 全国法院裁判文书库即将上线运行裁判文书公开何去何从

    文章来源:ADMIN 时间:2024-06-05

      近日,一份《关于建设全国法院裁判文书库的通知》(下称《裁判文书库通知》)在网上流传。该通知显示,最高人民法院(下称“最高法院”)发力裁判文书库内网建设,拟于2024年1月上线运行全国法院裁判文书库,并明确了其应用范围,

      这份通知里没提到公众如何查询和下载,有人解读为,这代表着“中国裁判文书网”自此被仅为法院人员查阅的“裁判文书库”所取代。中国裁判文书网是最高法院于2013年建立的全国法院统一的裁判文书公开平台,也是司法公开三大平台之一。其他两大平台为:审判流程公开平台和执行信息公开平台。

      接近最高法院的人士向财新证实,《通知》内容属实。另有北京、江苏等省份不同层级法院的人士告诉财新,自2022年底以来,最高法院相关负责人已在多个内部会议上表示要建设对内使用的案例库,“把以前传到外网的文书统一传的内网”。前述地方法院人士均表示,近期已在着手上传案例。

      据微博@北京王腾律师 :自2022年始,已经有很多同行反映裁判文书网更新不及时,甚至还出现过律师提交案例证据,结果当庭裁判文书网查无此案,不知何时已经下线的囧事。

      此前,最高法工作报告提出,以公开促公正树公信。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文书1.4亿份,访问量逾千亿次,中国庭审公开网直播庭审超过2100万场。越是公众关注案件,越是依法主动公开,让人民群众监督司法活动、见证司法公正,让热点案件审判成为全民共享的法治公开课。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常莎告诉@国是直通车,首先,裁判文书的外部公开对法学生的学习具有重要影响。目前,学生在法学院学习的案例直接来自于中国本土,不再亦步亦趋分析着域外的立法与判例。裁判文书的不再对外公开,将直接影响到法学院学生的学习。她认为,先前裁判文书网的设置,能够让学生更方便快捷获取实务信息,避免理论与实践脱轨。同时也快速获得了学生乃至老百姓对法治状况的关注,这对于法律职业共同体认同感的塑造也是大有裨益的。

      其次,国内外对司法公开情况的感知将会下降。此前,裁判文书网的设置是我国司法改革一张亮丽的名片,在国际中备受赞誉,在国际营商环境的法治评估中也增分不少。如今大幅度缩减甚至是取消裁判文书上网,对于国内民众和国外研究、评估者等的观感不会太好。

      另外,从统一法律适用角度来说也存在问题。目前最高院尽管也会发布一批典型案例,但问题在于典型案例的发布远不能替代一般性判决文书的公开。最高院发布了不少指导性案例,但很多案例年代久远,且出于稳妥考虑,案例的棱角大多被磨平,很难对实践中不端涌现出的新案件起到指导作用。

      最后,从法律监督的角度来说,如果建立内网没社会大众无从得知具体的判决文书情况,则对司法机关权力的社会监督就无从谈起。法官通过查阅相关裁判文书,也会逐步在一些问题上形成共识,从而压缩司法裁判的灰色空间与分歧。裁判文书的“撤网”,将使得司法公正失去屏障,司法腐败就在所难免。

      清华大学刑法学教授劳东燕发文表示,司法裁判文书不再规模性地公开,对法学研究与教育的影响可能还在其次。关键在于,裁判文书公开承载着法治的目标。司法本身属于裁断性的权力,除特殊情形外(比如涉及未成年人,涉及国家秘密等),对案件事实、裁判结果及相应理由加以公开,原是司法的必有之意。只有这样,才能通过个案的处理,向公众传达法规范作为行为规范的一般信息,从而避免类似的纠纷反复出现并不断涌入司法系统。换言之,通过法律的社会治理,只有通过法条与相应裁判的公开,才能有效地实现。

      据财经E法报道,最高法院当前也在同步筹建人民法院案例库,将面向公众公开,各级法院都被要求筛选参考案例。

      《案例库通知》明确,案例库由最高法院统一建设,供各级人民法院、广官使用,并适时、以适当方式对外公开,供社会公众使用。最高法院研究室负责统筹人民法院案例库的建设、指导管理、使用和监督工作,牵头制定相关规范性文件,明确入库参考案例工作标准、规范、流程、审核等职责要求,对拟入库参考案例材料是否齐全、体例格式是否符合要求等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参考案例录入“人民法院案例库”。

      但这个面向公众的案例库,与中国裁判文书网的关系是什么?如何衔接?受访法官表示并不知情。

      全国法院裁判文书库和人民法院案例库的筹建,正值外界高度关切中国裁判文书网的现状和未来走向。

      近期,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举办了一场有关“裁判文书上网公开制度研讨”的圆桌会议。这次会议的背景是,裁判文书上网数量近年持续缩减。公众号“数据何规”统计了自2013年裁判文书网建立以来,上网文书公开数量与审结执行案件数量比重的变化。他发现2013年至2020年,裁判文书上网比重持续爬升,公开程度最高的年份在2020年,为81.48%,但2022年降至29.01%。

      据财经E法从两位不同省份的法官处了解,今年最高法院重新制定了绩效考核办法,裁判文书上网不再作为考核指标,“自然没人愿意去做”。另有法官透露,她所在法院于今年7月下发内部通知,“裁判文书原则上不(用)必须上网了”。同时,裁判文书上传还存在操作繁琐的难题。

      也有相关从业人士认为,新的裁判文书库可以用以恢复那些“未曾上网”的案例。而老的裁判文书网不受影响,更不会关停。

    Top